折服苹果和亚马逊,却在50岁遭遇中年危机;无奈创业,获雷军力撑, 一副小小耳机卖出几千万!

发布时间:
2018/4/4 10:32:19

《消费者报告》是美国消费者联盟旗下的一本非盈利性杂志。


它不帮企业打广告,也不接受给钱买好评,只根据产品的真实性能来进行评估;


因此,它不仅在美国,在全世界都很有权威性。


日前,《消费者报告》对市面上的186款耳机进行测评,给出了一份排行榜单。


出乎意料的是,排在第一、第二位的两款耳机,都来自中国品牌!


这个牌子就是1 MORE, 在国内叫做万魔。它也是小米生态链上的一员。



1


在富士康的十年


创立万魔时,谢冠宏已经50多岁了。


不同于别人的雄心壮志,他形容自己的创业“实属无奈,年纪大,胆子小,运气好。”



在此之前,他在富士康工作了整整十年,从特助一直做到最年轻的事业群总经理。


众所周知,富士康一项有名的业务就是为苹果公司代工。


而富士康和苹果之间的缘分,就是谢冠宏努力争取而来的。


早期,苹果开发出ipod,各大代工厂都想拿下这笔订单。而谢冠宏就带着团队远赴美国,蹲守在苹果公司的食堂,和ipod负责人偶遇。


终于,坚持了两个星期后,苹果给了谢冠宏一个机会,生产样品试试看,但是没有给他任何的图纸和指导。


谢冠宏带着团队,四处拜访专家,研究以往的音乐播放器,收集用户痛点,思考每一处可以改进的地方,最终通过了苹果的考验,拿下了ipod的订单。


双方从此展开了长期的良好合作,在ipod之后,苹果又把iphone、ipad的订单也都交给了富士康。


后来,谢冠宏又把目光投向了Kindle。他认为这是个具有独特气质和颠覆性的电子产品。


但它的生产难度十分大,郭台铭担心产品失败会影响公司的声誉,于是让谢冠宏搬出园区,成立独立法人来生产。


谢冠宏带领团队投入到艰苦的生产中,历时两年,克服了诸多困难,终于成功实现初代Kindle的量产。


亚马逊也被谢冠宏团队的成果所折服,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把迭代的Kindle的加工都独家给了富士康。


可以说,富士康能和苹果及亚马逊这两大巨头建立合作,有相当一部分功劳是属于谢冠宏的。


在富士康的十年,谢冠宏平均每年贡献十几亿营收,团队获得专利授权超过1000件。


2


一场乌龙,改变了他人生


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,毫无疑问,谢冠宏会在富士康一直干到退休。


然而,因为一次乌龙的请假事件,谢冠宏不得已离开了公司。


那是谢冠宏在十年里的第二次请假,想着趁假期去东京探望女儿。他提前一天向郭台铭报告请假,以为已经得到同意了。


不料,第二天,当他已经登上飞机后,才接到郭台铭的电话,要求他立马赶回来参加会议,“如果回不来,就再也不用回来了!”。


而飞机舱门已经关闭。要是以往,谢冠宏可能会想尽办法,装病也要下飞机。


但他想到这十年,对家庭、家人实在是辜负良多,最终还是没下飞机。


富士康再也回不去了,谢冠宏沮丧、失落,但不至于恐慌。


他开始思考过往的工作经历,反复问自己:之后的路往哪走?继续去制造厂打工?还是自己创业?


正当他犹疑不决的时候,雷军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


两人早有相识。雷军曾经前去参观富士康,并向郭台铭讲述自己做互联网手机的想法。谢冠宏当时也在场,他很是赞同雷军的理念。


雷军认为,谢冠宏在制造业的经验,将帮助小米更好地改进生产。他诚邀谢冠宏成为小米的第九位合伙人。


思考过后,谢冠宏回绝了,他认为自己没有从一开始就参与小米的创立,不适合中途加入。


但雷军很执着,承诺道,万一谢冠宏选择创业,无论是干什么,都一定会投资。


雷军的鼓励给了谢冠宏信心,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创业。


谢冠宏本来想着研发手机、电视之类的,但雷军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:做耳机。


雷军解释道:


一是耳机市场潜力大。2012上半年,手机配件销售额上涨32%,其中耳机需求量最大。


二是这个市场还没有强势的国产品牌,要么是十几块的粗制滥造,要么是动辄几百上千的国外牌子。


反复思量,克服了心理落差后,谢冠宏接受了雷军的建议,并朝着雷军给出的目标进发:几十块的售价,三四百块的品质。


3


成立第一家小米生态链的企业


于是,谢冠宏成立了加一联创公司,这也是小米生态链上的第一家企业。


从初创到拿出爆品,谢冠宏只用了一年的时间。


这一年里,谢冠宏主要做了两件事:


1、改革供应链,从厂商相互挤压到共同成长


多年的从业经验,让谢冠宏把传统供应链的弊端看得透彻:沟通不畅,信息传导缓慢,相互不信任、层层剥削。


这不是他想要的。于是,在和雷军正式洽谈合作模式时,谢冠宏提出:产品以成本价供应给小米,以小米的品牌和渠道销售,销售完成后双方再按比例进行分成。


只要产品足够好,这是一种共赢的模式。


在和供应商合作上,谢冠宏也是同样的做法。以往的品牌方和供应商,一个只管提要求,一个只能依样画葫芦,地位不平等,关系紧张。


谢冠宏慎重选择中等规模,又有志向干实事的供应商伙伴。他把这些人都集中在群里,每天通报销量,方便上游环节准备原材料;一旦发生什么问题,立马公布,大家一起来讨论,共同解决。


谢冠宏还不吝于帮助供应商进行技术提升,他曾近帮助一个厂建立起系统的产品质量管控体系,使之产能翻倍。


在结账上,谢冠宏也绝不含糊,一到结账期,立马现金付款,让供应商没有资金之忧。


谢冠宏给公司起名“联创”,就是希望大家联合起来,共同成长,创造佳绩。


谢冠宏的这种做法,赢得了供应商的好感,建立起牢固的合作关系。大家紧紧围绕着产品,竭尽所能贡献技术和产能。


2、用死磕的精神去做产品


虽然还是在制造业打转,但是从电子产品到配件,这对谢冠宏来说,依然是一个新挑战,设计师要重新找,员工要重新培训。


除此之外,谢冠宏还要面对的另一大挑战是:网民的意见。


那时候,小米已经有一定名气,它要做耳机这件事一经散播,就迎来众多网民的指点。


有人表示期待,但更多的是嘲讽,没经验、没名气、拿什么和大牌比、痴心妄想···


谢冠宏每天都会去看网友评论。尽管有很多冷言冷语,但他感觉从未如此贴近消费者。


他也明白,要让他们改观的方法只有一种,那就是拿出足够好的产品。


他拿出死磕的精神,驻扎在工厂,把握产品的每一寸细节:


耳机线容易断,那就用上成本昂贵的高级振膜材料;


一个小小的耳机绕线器,模具也改了50遍;


网友反馈自己曾经把耳机放洗衣机里洗坏了,那就加上防水处理,做到又洗又烘都不能坏;


每一个工艺标准,都反复打磨;每一个产品,从生产到出厂,要经过700多项检测。



在谢冠宏的死磕下,产品的良品率达到了九成;因为用上了高级材料,售价定在了99元,这也是网友们猜测的最低售价。


2013年6月,耳机正式开卖后,在短短20秒中就卖光了备货的2万条;到年底,销量超过100万条。


不少人盛赞,这款耳机“重新定义了耳机的极致性价比。”。


4


自创品牌,先“走出去”再“打回来”


小米耳机大卖后,谢冠宏又有了新的想法,创立自己的品牌。


2015年,加一联创公司更名为万魔声学科技有限公司,英文名叫‘One More’。



为了打破大家只知小米,不知万魔的困境,谢冠宏大胆决定,把耳机放到海外市场滚一滚,做出阵仗再打回国内。


于是,他同样开始先死磕产品:请来世界级音乐制作人参与耳机制作,测试音质;用上诸多黑科技,包括自主研发类钻石碳纤维振膜、超低失真动铁单元等;


价格定为99美元,这在美国来说,已经是相当低价了。


凭借着极致性价比,1MORE在海外一炮而红,除了文章开头的权威榜冠军,它还获得10多项海外知名媒体奖,17项国内外设计大奖。


目前,1 MORE耳机全球总销量超过4000万条,在英国、西班牙、澳大利亚等25个国家和地区出售,获得多家国际知名媒体的推荐。


1 MORE的名气,也从国外传到了国内。人们惊呼:这个打败诸多大牌的品牌,竟是中国创造!


这时候,谢冠宏的脸上,才露出了最欣慰的笑容。


谢冠宏曾说:开始创业后才明白,一个企业要成功,就不能总把目光定在KPI、营业额、利润上。


只有产品,才是最重要的因素。开发出好产品,让用户满意,自发传播,成功也就自然而来。


本文来源自:老板思维与智库(ID:laobanzhiku88),作者:子乐


阅读:
3135
分享:
13
分享给好友

分享给好友

微信二维码

分享给好友